彩票官方网站

彩票官方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亚洲新闻 >

最早报道聂树斌案却被迫离开新闻前沿流浪北京12年后他仍相信正义

彩票官方网站 时间:2019年10月31日 20:47
2005年3月15日,名记范友峰的惊世之作《一案两凶,谁是真凶》在《河南商报》刊发,并同时接受全国200多家媒体的转载,一时间,轰动全国,引起了人们对聂树斌案长达12年的关注,可说影响深远。然而,这篇报道的作者又在何方呢?   记者找到了如今身在北京的范友峰,与他一同聊了聊曾经与当前。作为首先披露真相的三个人之一,他的生活因此遭遇了极大的改变,一度落魄北京,无人问津,如今也仍漂泊在那里,被迫离开自己坚爱着的新闻岗位,退居广告运营,令人唏嘘不已。他为聂树斌案穷尽心力,并为了它而背负种种质疑,虽曾茫然但不曾因境遇而后悔。   2005年3月,当时的范友峰还在《河南商报》机动部担任调查记者,有天早上,总编辑马云龙将他叫到办公室,屋子里还有跑公安线的同事楚阳。“当时马老师以从未有过的严肃口吻叫我去河北调查一起案子,原来,那里有一件案子出现了一案两凶的情况。”范友峰对记者回忆道,他们之所以会关注到一件已经结案十年的案件,是因为当时河南荥阳警方抓获了一名潜逃多年的嫌疑人王书金,而据他的口供,当时他作案的5名女性中,有一个竟是已结案许久的康菊花,当时康菊花已经被认定是由聂树斌所杀,而该嫌疑人也已被枪决十年,一时间,案件陷入“罗生门”。“于是,我们决定对这‘一案两凶’的案件进行深入地调查”。   奈何,事件的复杂性却超出了他们的想象。他们到了聂树斌案发生的当地警局发现,那里的民警对他们出奇地防备,以各种理由拒绝他们的采访,一度使他们一筹莫展。   直到他们发现有一篇名为《青纱帐迷案》的警方通讯稿曾叙述过整件案件的经过,于是他们决定从这篇稿件着手,但纸海茫茫,他们只好在《河北法制报》、《河北日报》,以及《燕赵都市报》的档案室里一份一份地寻找那篇稿件。终于,在三日三夜的艰苦工作后,他最终在《石家庄日报》档案资料室中找到了当年焦惠广写的通讯。   这篇唯一的官方通讯显示如下信息:聂树斌于1994年9月23日被抓获,9月29日交代了作案事实。1994年10月26日,《石家庄日报》以《青纱帐迷案》为题刊登了这一新闻通讯。“里面有一句话写到‘经过七天七夜的攻心战,这个狡猾的犯罪分子终于交代了其犯罪事实。’“当时这句话震惊了我,到底是什么性质的审讯,要七天七夜。”范友峰说到这里,眉头紧蹙,显得犹有余悸。   后来,在与广平公安局刑侦副局长郑成月达成信任之后,范友峰终于拿到了第一手资料——王书金的审视录像。范友峰指出,当时他们看到录像之后,马上就判断出王书金所言非虚,因为其交待的作案过程非本人做案根本编不出来,就算是非法律人士也能分清其中线年来,哪怕外界如何否定,都相信聂树斌案需要复审的原因”。   事件报道后,案子却没有任何的进展。真凶王书金因强奸杀人在河北广平受审,但庭审时公诉人及法庭阻止王书金对杀害康菊花一案陈述,范友峰旁听了那个开庭,由此他对形势开始不乐观,此后8年,案件再没有任何动静。   范友峰向记者回忆,在报道刊发后,他去过河北公安厅的新闻发布会,公安厅发言人史贵中在记者会开始前先向与会记者投以目光,接着用话筒问:“《河南商报》记者范友峰是哪一位?能站起来让我们认识一下吗?”他当时站了起来,史贵中看了看他,饶有深意地笑着说请坐下,随后发布会才开始。“我开始意识到,河北方面可能要对付我了。”范友峰说道。   后来,事情终究还是恶化了。在最高法院将案件发回河北地方法院之后,案件被硬生生地扣了下来,法院方面一又一次地驳回聂母的申述,8年来毫无动静。更为令人惊讶的是,在央视《焦点访谈》举办的该案件听证会上,部分司法专家坚称聂树斌案证据确凿,无需再审,权威的意见如潮水般将他淹没,使他遭到了舆论的重创,开始频频受到外界的质疑,其中以司法界为代表的人士甚至在他头上扣上“出风头、博出名”的帽子,不仅之前为稿子做的任何努力都成了泡沫,而且严重损害了他的媒体形象。   不得已之下,他只好离开《河南商报》,从此辗转北京,成为北漂,奈何由于聂树斌的案子,很多媒体在知道他便是揭露聂案背后隐情的范友峰之后,因怕他在报道中惹事而拒绝了他的求职,使他到处碰壁,一度失业,新闻梦荡然无存,心灵一阵茫然。最终,迫于无奈之下的他只好于2008年淡出新闻一线,退居广告经营。“说实话,我对自己在困境中没有任何人及组织过问,感到非常地失望。”范友峰告诉记者。   幸运的是,如今的他,终于在北京安定了下来,担任了新华每日电讯社、新华每日广告公司副总,结束了漂泊。谈到现在的理想,他还是希望能够回到采访一线去跑、去写,他觉得年富力强、积淀更深的人应该是有所作为的,能写出更多优秀的稿件。“但想想算了,媒体不喜欢年纪大的记者,我也毕竟是老了”。   范友峰刚开始追查聂树斌的案子时,他并没有什么顾虑,但随着调查的深入,事关冤杀,想到这在全国还没有媒体的报道先例,就开始担心起来。“至于是否影响到自己的前程当时倒是真没考虑过,因为既然选择做这个行业,就是靠写文字吃饭的,哪里有那么多的想法。”范友峰说。   “我从没有因为自己的遭遇而后悔当初做的事,唯一使我伤心是看到聂母一直奔波,而案件却一直被压着的时候。”   范友峰向记者回忆,2009年全国两会期间,他与媒体朋友朱顺中一起安排了张焕芝与呼格案的母亲在北京见面,四年过去见到聂母那个情景,他开始反思自己,如果不报道出来,聂母或许也不会这样绝望,她年纪大了,需要的是平静的生活。当时他在想,正是他的报道让聂家陷入如此之境地,他感到很后悔。“但后来想想,如果不是因为这次报道,聂家一辈子都只能背负强奸犯家属的身份,抬不起头做人,也就释怀了。”   尽管这篇报道使他陷入了艰苦的境地,甚至让他纠结了整整12年,但他却从没有觉得后悔,他说他只是一个普通人,在报社工作卖文为生,报道任何事情都是工作,是自己应该做的事。“如果别人告诉你我下了如何如何的决定,为国家为人民等的说法,那绝对是说谎。”他笑着说道。   “人总是需要自己努力的,想不被别人打倒,自己首先不能倒。我相信开明的一天终会到来。”范友峰说。   笔者注:范友峰是我国著名的调查记者,曾采写过《有多少真假记者发矿难财》、《油茶花开 佘祥林杀妻案始末》、《劳动局长卖劳工》、《买春案》等颇具影响力的新闻,在业内享有崇高的声望。   聂树斌案轰动全国,成为我国司法建设漏洞的一个缩影,而这一事件为何被压整整21年,而后到现在又能守得云开见月明呢?   “之所以能平反这件案子,主要有三个原因。” 一直关注着聂树斌案的丁丁律师创始人林小建向记者说道,“造成”冤案、阻止平反冤案的关键性人物的下台,是案子得以真相大白的原因,其次是王书金本人的供述为聂树斌提供了冤案平反的基础和可能,最后则是因为众多法律界人士的坚持、坚守,使得21年后,案子终得大白于天下。   那么为何这么明显有漏洞的案件竟要长达21年的时间才能平反呢?林小健认为,如果站在法律的角度来看问题的话,是因为我们的法制进步太慢,法制建设水平还有待提高和加速。“其实我国司法改革的进度离老百姓的期待还是有差距的”。   “聂树斌案”给了中国法制一记警钟,其必将载入中国法制的耻辱史上,但也同时激励着中国司法界的进步以及对人文的关怀。“聂树斌案的意义不仅仅在于案件平反本身,而是其中所代表的一种思考。”林小建对记者说道,“我们应当对我们现有的司法制度予以改革,坚持以审判中心为原则,严格落实独立审判的原则,严肃追究干扰司法公正的行为,尽快设立‘妨碍司法公正罪’,最大限度的确保司法公正。在此轮司法改革中,应当在决策层中增加法律界人士的数量,特别是律师的声音。司法改革,律师不能缺席。且这轮改革应当融合老百姓的声音,改革的速度应当符合老百姓的期望,这才能有效避免悲剧的再次发生”。
最早报道聂树斌案却被迫离开新闻前沿流浪北京12年后他仍相信正义的相关资料:
  本文标题:最早报道聂树斌案却被迫离开新闻前沿流浪北京12年后他仍相信正义
  本文地址:http://www.527436.com/yazhouxinwen/10313027.html
  简介描述:2005年3月15日,名记范友峰的惊世之作《一案两凶,谁是真凶》在《河南商报》刊发,并同时接受全国200多家媒体的转载,一时间,轰动全国,引起了人们对聂树斌案长达12年的关注,可...
  文章标签:亚洲新闻周刊杂志
  您可能还想阅读以下相关文章: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